财经

格力今日换届! 诺奖得主谈管理者与股东应如何相处

字号+ 作者:香蕉妹妹 来源:网络整理 2019-01-16 我要评论

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奥利弗·哈特认为,企业的钱可能会花在管理层偏好的事务上,而非真正的业务上,通过合理的企业章程的设定也能够

专访诺奖得主基德兰德:没必要抵制美联储加息


“大师”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

·聚焦国际思想市场·解析财经新闻热点·对话国际经济学大师


大师NO.025

对话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奥利弗·哈特

60S要点速读:

1、股东利益与企业市场价值很可能并不一致,而企业应最大化的是能代表符合社会道德标准的普通股东的利益。

2、企业的钱可能会花在管理层偏好的事务上,而非真正的业务上,通过合理的企业章程的设定也能够减少这类成本。例如,限制管理层利用企业资源来谋求竞聘的能力。

3、在企业初创期,明确企业融资中的剩余控制权很重要,因为这决定着未来企业的发展是长期的还是短视的。

4、企业经营好的时候应该是创业者说了算,企业出现问题后,应该由投资者说了算,控制权从创业者转移到投资者。

5、不管是认为市场不好的观点,还是政府都不好的观点,这些想法都过于极端,真理介于两者之间。

格力今日换届! 诺奖得主谈管理者与股东应如何相处


以下为专访精编:

“企业的钱可能会花在管理层偏好的事务上,而非真正的业务上” 

网易研究局·大师:您曾说过,企业应最大化股东利益,而非市场价值。在很多人看来,这二者不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吗?您认为这二者之间是有矛盾的吗?

奥利弗·哈特:早在50年前,弗里德曼就曾指出,企业或企业管理层的职责是按照股东的意志去经营业务,也就是在符合法律规范、伦理习俗等社会规则的前提下,去谋取尽可能多的利益。

但在现实中,某些企业有比如制造枪支、生产香烟、污染环境等行为,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看,股东利益与市场价值有时是互相背离的。

在我们的经济体中,存在数量众多的个体,虽然大部分个体都不是力量强大的个体,但在判断事件的正确性或社会有效性时,这些个体都具有符合社会道德标准的社会意识。但是问题在于作为个体,它们很有可能并不会拒绝去拥有这些不好的企业股份。很多上市企业都说自己承担了“社会责任”,但这里的社会责任指的是关注消费者、股东等关联方的利益,归根到底还是为了盈利的目标。

所以,除非对企业趋利行为与社会有害性行为能进行严格区分、或政府能精确地将外部事件通过法律法规进行明确定义,不然就无法将企业目标与个体或政府的目标明确区分开来。也就是说,股东利益与企业市场价值很可能并不一致,而企业应最大化的是能代表符合社会道德标准的普通股东的利益。

网易研究局·大师:有人认为,企业市值容易量化,但股东的福利难以量化。因此股东福利最大化的目标在执行中并不好落地。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?

奥利弗·哈特:现在已经有很多学者开始在量化股东福利方面开展研究,将更广泛的社会指标纳入到管理层绩效考核中。在美国,已经有一些企业致力于量化各家企业对环境的影响,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更多量化的指标和方法出现。

我在这里想强调的一点是,我们说股东福利或市值最大化,给人的感觉往往是必须得到一个具体的数值,但其实我想说的是投票人(股东)的感受。投票人(股东)的心理活动会影响其对企业议案的价值判断。此外,我们不能因为错误的价值容易量化、正确的价值不容易量化,就只关注最大化错误的价值。“信托责任”并不是只有管理层最大化股东福利这一层含义,这样的理解有些狭隘,我们应该改变这一看法。

网易研究局·大师:股东作为投票人的心理活动会怎样影响企业目标的选择?企业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?

奥利弗·哈特:让股东投票决定企业的一些章程,就可以将社会目标真正纳入到股东福利中。需要注意的是,此时,若盈利活动和破坏活动是可分的,或者股东都不是以社会目标为先的,或者政府已将外部性内部化,那么投票就会产生“弗里德曼后果”,即股东会支持市场价值最大化。

当然投票也有成本。其中一大成本是,股东可能会提出太多无关紧要的公司议案,这会干扰管理秩序。但是,这一成本可以被最小化。如果规定提请议案需要获得持股达到一定比例股东的支持,这样就可以提高议案质量。另一大成本是,企业的钱可能会花在管理层偏好的事务上,而非真正的业务上,通过合理的企业章程的设定也能够减少这类成本。例如,限制管理层利用企业资源来谋求竞聘的能力。

“在企业初创期,明确企业融资中的剩余控制权很重要”

网易研究局·大师:近期,很多企业意图通过合并的方式实现“抱团取暖”,那么,通过您的不完全契约理论的视角,一个企业怎么在合并后还仍然保持有自己的独立性、创新性和生命力?

奥利弗·哈特:我们都知道契约是不完全的,剩余控制权也具有稀有性。当契约没有规定某一行为时,这个行为的剩余控制权往往掌握在资产控制人手中。对合并的企业来说,双方都需要签署合同来事先约定彼此的权利,如何分配控制权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如果一个企业的剩余控制权减少,那么其相应的权利就会减少,相应的激励就会相应减少。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企业独立性的减少,创造力的减少,等等。

这些我们现在认为的好企业,都是强调企业的独立性、企业的创造力、企业的最终控制权。

像谷歌,脸书,阿里巴巴,苹果等所谓的好企业,其实一开始也只是一家初创企业。因此,在企业初创期,明确企业融资中的剩余控制权很重要,因为这决定着未来企业的发展是长期的还是短视的。

网易研究局·大师:我们都知道,初创企业在早期发展阶段很难获得融资,所以很多初创企业通过股权融资去获取融资。但是这样做的话,创业者会失去一部分剩余控制权,而且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就容易产生分歧。那么,您觉得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

奥利弗·哈特:在企业融资问题上,剩余控制权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。没有一家大企业是突然出现的,每一个大企业都是由创业者慢慢发展起来的。初创企业需要融资是必然的,创业者有好想法,投资者给予资金支持。创业者和投资者“合则两利,分则两败”。如果二者可以通过签订契约开展合作,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提高很多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标普:中国楼市已经见顶 流动性成开发商最大风险

    标普:中国楼市已经见顶 流动性成开发商最大风险

  • 终极反转 贾跃亭与恒大和解:撤销所有诉讼及仲裁

    终极反转 贾跃亭与恒大和解:撤销所有诉讼及仲裁

  • 苏宁金服完成百亿融资后单飞 为独立上市做准备?

    苏宁金服完成百亿融资后单飞 为独立上市做准备?

  • 四大报精华摘要:操作原油交易亏损 中石化高管停职

    四大报精华摘要:操作原油交易亏损 中石化高管停职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