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

流浪地球创世记:“演”出冒险勇气

字号+ 作者:香蕉妹妹 来源:网络整理 2019-02-08 我要评论

流浪地球创世记:“演”出冒险勇气,流浪地球 阿凡达 宁浩 火星救援 郭帆

(原标题:流浪地球创世记)

撰文 / AI财经社 董雨晴

1995年是个VCD盛行的年代,初中生郭帆坐在电视机前瞪着眼看完了一部片名很陌生的美国电影,十几岁的心被紧张的剧情揪住了。史上首款液态金属机器人让他分外兴奋,仿佛有什么魔力开始在血液里蔓延,15岁的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——做一名科幻片导演。

过去几十年间,中国科幻电影经历了漫长的空白期。并非没人尝试,是电影工业化水平的差距,让中国科幻电影的创作原地踏步。科幻片代表着电影工业的最高水准,除了像一般电影那样需要好故事,更要想象力,并且经得住严格的科学推演。有了这一切,还必须依赖完整的工业化体系,才能保障成品呈现出足够优良的科技质感——这正是好莱坞,而非中国电影界具备的要素。

与此同时,国产科幻片面对的观众,是经受过《阿凡达》《盗梦空间》《星际穿越》《火星救援》等大片喂养的,因此,国产科幻片即使不具备相应的工业化配套,面对这样的受众,也绝无下调成片水准的可能。

半路出家的郭帆面前正是这样的窘境。1999年,郭帆赶上中国高考史上第一次科幻作文题目《假如记忆可以移植》,作文一举得高分,进入海南大学法学院。毕业工作6年后,郭帆重回校园,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管理系读研。在《流浪地球》之前,他先导演了漫改爱情片《李献计历险记》,接着在青春片大热的时候执导《同桌的你》,取得当年国产电影票房第四的成绩。

然后,当时35岁的他一头扎进15岁的目标里。过去四年,他只做了一个项目——刘慈欣作品改编的《流浪地球》。“原以为困难是到脚脖子,一脚迈进去,才发现已经到脖子了。”作为项目总负责人,很长一段时间里,导演郭帆晚上都要心理建设一番才能入睡:我是谁?我在做什么?

“演”出冒险勇气

十几岁时,郭帆的科幻片梦想更多是出自对第一生产力的向往。此后20年,在中国电影行业,国产科幻大片和电影工业化几乎是一体两面的梦想。

2000年,也就是郭帆在电视上看到《终结者2》的第五年,刘慈欣发表小说《流浪地球》,这部作品虽然不如后来的《三体》知名,但地球逃离太阳系的大胆设想给读者留下极深的印象。作为刘慈欣的书迷,郭帆对这些情节极为熟悉。

2012年,中影买下刘慈欣手中《流浪地球》《微纪元》《超新星纪元》三本小说的版权,准备开发成电影,预计单部电影投入预算不低于4000万美金。

恰在此时,郭帆与好莱坞有了一次深度接触。2014年底,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安排了一次活动,送几位青年导演去美国学习,承接单位是派拉蒙,学员包括陈思诚、肖央,路阳、宁浩,和当年拍出《同桌的你》票房大卖的郭帆。那一次游学,郭帆也第一次认识了宁浩,为日后埋下一段缘分。

在派拉蒙,五个人看到了《星际穿越》的虚拟现实版,还与《终结者》主创进行了交流,观摩影片的动态分镜、参观道具组、学习派拉蒙电影全球市场推广策略。

“工业化方面有着巨大的差距,到后来我们做《流浪地球》时都是这种感觉。”谈及工业化,郭帆显露出法学出身的十分理性、严谨的一面,“我们得先理解工业化的底层逻辑是啥,中国的工业化一开始就像一团模糊的雾气”。

实际上,中影拿下《流浪地球》版权时,最大的希望就是通过这类创作,来一步步建设好中国电影工业的基础设施。只是,当初没人知道这个任务最终会落到谁身上。

流浪地球创世记:“演”出冒险勇气

手上只有版权,至于主创、道具、美术等等一切都是空白,和大多数中国观众的第一反应一样,中影最先的心理预期是让好莱坞一线大导来执掌,但没能谈成。

一位中影工作人员透露,“郭帆导演通过他近三年的前期工作,打动了中影、北京文化和万达(后撤资)三家上市公司,我们通过各种严苛的评估、商议、最终审慎的共同决定信任他”。

2016年,电影《流浪地球》正式立项,很长一段时间里,郭帆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,最长一次有超过100小时没上床睡觉。后来《流浪地球》和《飞驰人生》在同一家公司做后期,后者导演韩寒说,两个人都熬得快不成人形了。

经纪团队“埋怨”郭帆,“签约这几年,你就接了一部电影”,他答,“就这样做《流浪地球》我的时间都不够呢,你算算,有的特效镜头可以改到200多遍,改一次要花3分钟,我们2000多个镜头呢”。

做开拓者就必然承受压力,郭帆时常怀疑自己,“总是在睡觉之前,一个人的时候,做心里建设,我是谁,我在干什么,我要去哪儿”,很多困难甚至不是创作本身,而是常被怀疑“做这件事的凭什么是你?”

这种袒露软弱的剖白并不常见。《流浪地球》主演之一吴孟达曾告诉《男人装》,“导演意志力强大到吓死人,他才30多岁,就能驾驭400多号人,而且大家都愿意跟他去熬,太不容易了。”

但郭帆告诉AI财经社,“那(意志力)都是演的,状态好也是演的,连生气都要演。”在一些特定情况下,“演戏”是很多导演的默契。上世纪80年代,乔治·卢卡斯开拍《星球大战》,制片方第一次看到剧本时,所有人都被最后40多页的全新特效吓坏了。主创们问卢卡斯到底有没有把握,他说有,接着逐个克服。影片取得成功后,卢卡斯才把实话说出来,“我心里完全没底儿,一直是装出来的”。

除了“演”,郭帆自己也像影片中带着地球逃亡的人们,对于“希望”有着矢志不渝的坚守。过去一千多个日子里,郭帆工作室的灯永远是树院园区里最后一个灭的,他总在凌晨四点结束前一天的工作,将世界观架构说明书、梗概、分场、剧本、概念设计等发给资方。

郭帆觉得,“一定要让《流浪地球》成为近几年国产硬科幻电影的一次突破”。至于金钱和名利,制片人龚格尔早已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他形容这次尝试为,“愿作枝头花,甘当桥下骨”。

今年1月,上映前,片方组织了小规模看片,结果在业内收获了一众好评。影片点映时,郭帆站在影厅的一角,偷偷观察观众们的反应,直到那时,郭帆还是不安的。

流浪地球创世记:“演”出冒险勇气

建立新宇宙

在乔治·卢卡斯、卡梅隆等“技术黑色电影”的时代,传奇大导往往用一部影片开创一项或者很多项领先国际的新技术,正如28年前,《终结者2》中的液态金属人引爆电影制作技术革命。

而国产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的诞生,晚于科幻片里程《2001太空漫游》51年,晚于《星球大战》45年,晚于《2012》10年,晚于《阿凡达》9年,晚于《地心引力》6年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纽约时报:《流浪地球》标志中国电影新时代到来

    纽约时报:《流浪地球》标志中国电影新时代到来

  • 春节档首日票房超14亿,《流浪地球》成最大惊喜

    春节档首日票房超14亿,《流浪地球》成最大惊喜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