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

王贻芳:巨型对撞机若再不建 30年内就没好机会了

字号+ 作者:香蕉妹妹 来源:网络整理 2019-03-28 我要评论

王贻芳:巨型对撞机若再不建 30年内就没好机会了,王贻芳 科学 粒子 希格斯 杨振宁

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。他也是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的弟子,他领导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被《科学》杂志评为2012年度十大科学突破,他和实验团队获得科学界第一巨奖——2016年基础物理学突破奖,他也是第一个获得基础物理学突破奖的中国人。

他的“建设下一代大型粒子对撞机”的提议受到知名物理学家、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的极力反对,但他从未放弃,2018年他领导的大型对撞机项目概念设计报告正式出炉。

他的观点

1、建设大型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是一件科学上正确的事情,同时又是我们擅长的事情,很难再碰上如此巧合的事情了,如果这次不做,30年都碰不上这么好的事情。

2、中国需要一个加速器的未来发展蓝图和路线图,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来说都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3、急功近利是中国人骨子里的想法,短时间改不了,所以我才愿意拿出更多时间做科普,号召国家将更多的资金投资到基础科学研究当中。

4、中国不能永远只享受别人的文明成果,否则中国永远是一个二流国家。

5、在高能物理领域,中国的人才与国际相比还有差距。国内30多岁年轻的科学家很多,与国外相比,在年轻一代人才储备方面中国是占有优势的。

6、要永远对自然保持好奇心,这是人类发展的根本动力。

精彩内容

上台前,王贻芳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和情绪,面带笑容,步调稳健地登上《我是科学家》的讲台。他演讲的题目是《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大型对撞机?》,对于台下的观众来说,理解这个标题都非常困难,更别说具体内容了。可王贻芳愣是将一个个枯燥的物理学概念,用图片和文字的形式让台下的人听得津津有味。旁边的小朋友都收起了乱晃的腿,正襟危坐,听了起来。

《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大型对撞机?》是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。2012年,以王贻芳为代表的科学家提出了在中国建造超级对撞机,这一提议受到知名物理学家、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的极力反对。王贻芳看到杨振宁的反对文章,当天写下《中国建造大型对撞机,今天正是时机》。此后,关于该话题的讨论从未间断过,论坛上、报纸上、网站上,反对的声音很多,但王贻芳从未有过任何怯步。

2018年他领导的大型对撞机概念设计报告出炉,正式向高能物理的核心问题发起挑战。之所以如此坚持,王贻芳很自信地说了句:“因为我做的事情是对的,我也坚信是对的,值得我做这样的坚持。”

对于网上反对的声音,王贻芳不是没有看到,压力也很大。但王贻芳说反对的要么不懂物理,要么就是对高能物理有偏见。

“杨先生从60年代起就对高能物理持悲观看法,当初他反对建设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,反对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改造工程,现在又反对CEPC(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),这是一贯的。”王贻芳提醒道。

建设巨型对撞机在王贻芳看来,对中国、对世界甚至对科学本身都有着非凡的意义。在高能物理方面,中国与国际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,还属于二流水平。

“如果国家能支持像CEPC这样的项目,中国的高能物理就会成为国际领先。如果国家不支持,那我们就会维持目前的状况,永远是一个二流的高能物理研究的国家,跟着别人后面走,人家干什么我们干什么。”王贻芳痛惜道。

对于网友提出的“如果研究成果都是国际分享,为什么非要中国来掏这个钱建设?”问题,王贻芳解释了两点:1、别人主导的研究,我们只是学到皮毛,掌握的不够深入不够透彻,肯定是落在后面。没有自己的先进机器,那么它所有的技术辐射和影响,就没我们的份;2、不能永远只享受别人的文明成果。中国如果只想着享受别人的文明成果,永远比不上别人。

按照王贻芳的规划,CEPC的建设时间是2022-2032年。欧洲核子中心也在2019年1月公布了一个类似的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的计划:2030-2040年。“留给中国的时间窗口就只有10年了,我们动作再慢点,这10年优势就没有了!”

据了解,王贻芳先后负责了北京谱仪、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和江门中微子实验,通过这三个项目,为我国积累了高能物理方面的科研人才,也逐步实现了国际水平的管理,王贻芳本人在技术和学术方面得到了更深的积累。

正是这些积累让他对CEPC项目更有信心。有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三十年的积累,所以他认为:这是个好项目,同时也是我们擅长的,如此恰到好处的项目,30年内恐怕不会再遇到了!

以下为网易科技对王贻芳所长的采访实录

1、您这次演讲的题目是《为什么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大型对撞机》,在建设大型对撞机方面即使有很多反对的声音,但您仍然很坚持,您坚持的初心是什么?

王贻芳:我相信我做的事情是对的,我觉得值得做这样的坚持。有各种各样反对的人,很多是因为他们不懂或者有偏见。

2、您认为建设大型对撞机是对的,也值得坚持,但坚持的初衷是什么?

王贻芳:初衷应该说是两个:第一就是希望中国高能物理能够领先世界。我们从事高能物理研究,希望自己研究的领域在国际上能够领先,这是自然而然的想法;第二个是希望能够粒子物理学科有发展,科学本身有进步和发展。

两者结合起来,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未来发展的蓝图和路线图。我认为这个装置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之前我也介绍欧洲核子中心的未来环形对撞机(FCC)最终选择了与我们同样的路线,也证明了我们CEPC的路线是对的。

3、但我们也看到欧洲核心中心的路线比咱们晚10年,您仍然认为中国是需要更早着手建设巨型对撞机?

王贻芳:中国如果动作慢一点,这10年就没有了。

4、按照您的规划,CEPC起始时间是在2022年,这个时间点的选择您是基于怎样的考虑?

王贻芳:这个时间点我们是在2013年提出来的,当时我们估计经过10年左右的时间,就可以准备好来做这件事情。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6年,我们觉得之前准备的工作已经做成了相当一部分。如果国家决定要建设的话,2022年我们就可以开始建设。

5、您提到需要做相关的准备工作,方便透露什么样的准备条件吗?

王贻芳:有很多。建造这样一个装置,需要完成技术方面的各种准备,或者说需要将所有的设想都落实到图纸上才行。

应该说到今天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完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在科技部、基金委、科学院等各方面的支持下,我们已经开始了关键技术预研,也就是说CEPC的图纸不是任凭想象画的,需要在技术研发、样机等都做出来之后才能落实到最终的图纸上。

同时,我们也需要跟企业合作,让企业真的将其做出来。

6、之前您说过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项目一做就是30年,培养了三代人。那么,中国在该领域人才培养方面是个什么情况?与国际相比还有哪些欠缺?或者说积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?

王贻芳:一方面我们人才队伍的规模和水平跟未来的需求相比还有差距,需要更多的努力。人才可以从国外引进,也需要自己培养;另一方面,任何项目的准备工作,不可能等人才队伍都准备好了再来做。

一定是有项目才去引进人才,培养人才。所以不能说没有人才,项目就不应该建设。这是没道理的。

7、您负责了北京谱仪、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和江门中微子实验,在这些实验中,您认为积累了怎样的经验?

王贻芳:这三个项目对未来的CEPC项目都是非常重要的经验积累。这里包括我自己的技术能力和学术水平的提高。

还有人才队伍的培养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培养了一支在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研究队伍,大概有几百人。

同时,我们的管理水平也真正向前跨了几大步,使得我们能够用国际水平的管理方式来管理国际水平的合作组。这三个项目的国际化科学家团队里,国外的科学家占了一半左右。

8、那将来CEPC项目大概需要多少人才?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这届315晚会没有保健品行业,网友:这不科学啊!

    这届315晚会没有保健品行业,网友:这不科学啊!

  • 知否 | 减肥这个事吧,还是得靠科学

    知否 | 减肥这个事吧,还是得靠科学

  • 科学家发现质子核心产生的压力高于中子星内部压力

    科学家发现质子核心产生的压力高于中子星内部压力

  • 地球磁北极移动太快,科学家提前更新磁场模型地图

    地球磁北极移动太快,科学家提前更新磁场模型地图
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