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

贵圈|创造王菊:互联网文化红利下的蛋

字号+ 作者:香蕉妹妹 来源:网络整理 2018-06-26 我要评论

贵圈|创造王菊:互联网文化红利下的蛋

王菊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舞蹈,顺理成章地代表少年宫出去演出,从那时起,她就迷恋上舞台,感到风光无限。但升上初中之后,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平庸的人,成绩老是在中下游,无法靠学业收获太多关注。

小菊豆们是一群非典型粉丝,没什么应援基础。大部分人是公关、品牌、营销从业的朋友,甚至被拉拢入伙的客户,在这个夏天,他们一起发现了这件非常好玩的事情,并全情投入进去。

如今很多王菊的粉丝并不愿意给王菊投票,“有人会觉得王菊根本不适合11人团的状态,担心她会吃亏、被排挤,感觉很多女孩都不太喜欢她”。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胡梦莹 责编/露冷)

初中的时候,外婆每天送王菊去上学。从家到学校的路程大概是十分钟,路口的时候有一个红绿灯,时常堵车。在水泄不通的车潮里,王菊时常幻想自己就这样飞了起来。她幻想着,人们惊慌失措,抬起头看着她。而她一脸漠然地看着下面逐渐变小的人群,振翅飞走了。

“飞到哪里去了呢?”我们饶有兴趣地问。

“飞到了学校,然后慢慢地降落了下来,降落在学校门口。”——在她最白日梦的幻想里,那个梦的结尾,还是要去上学,回到她日常的秩序里。

不过这个夏天,王菊所经历的,可能是比飞起来还要疯狂的一场事件。两个月来,她从《创造101》岌岌可危的待定席,就像在玩高潮迭起的通关游戏,一路拼杀到顶尖的名次。网络上,关于王菊的金句和表情包铺天盖地,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粉丝狂欢,也制造了太多的话题与纷争。最高潮的部分是,她以打破中国人审美标准的姿态登上了BBC,《卫报》称她为“中国的碧昂斯”。

然而,火足一个月后,王菊的人气忽然在最后关头排名大势下滑,原本唾手可得的愿景忽然变得遥远。但对此刻的王菊来说,哪怕今晚的决赛她最终不能以女团身份出道,逆风翻盘的故事无法继续上演,这也不会是一场短暂的美梦。她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与未来,坚定地表示, “就算不行,出去之后,我也会想办法从事这个行业。”

这次她起飞,将飞到更远的地方。

想飞的女孩

贵圈|创造王菊:互联网文化红利下的蛋

时尚博主gogoboi打造后的天后版王菊

对于许多人来说,王菊的故事开始于5月13日。那天播出的第四期节目中,一直坐在板凳末端的她,获得了旁听生的资格。因为外在条件不够出众,她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,争议铺天盖地。但舆论的风向很快转变,因为在下一期节目中表达的精神独立的态度,她赢得了大众的尊重,一夜间圈粉无数。

现在,在她就职的上海英模公司,同事们争先恐后要和她的工位合影。他们一部分人在朋友圈晒出合照,为有熟人成为明星而沾沾自喜;也有人悔恨错失良机,暗自酝酿着如果再来一次,一定要把握住机会,没准儿下一个幸运儿就是自己,谁知道呢?她的父母发现女儿成了城中红人,因为街坊领居总是会用羡慕的口吻谈论他们的女儿;在训练营,王菊开始变得很受欢迎,越来越多的女孩们围上来,对她流露出崇拜,“菊姐,你刚刚说的那番话好棒啊。我也想像你一样说话厉害,我要多和你学习。”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幸运儿。

但对于26岁的王菊自己来说,故事却不是看起来那样顺理成章。在这之前,她已经试图起飞过好几次。

王菊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舞蹈,顺理成章地代表少年宫出去演出,包括巴黎这样外面的世界,“都是带着政治任务,需要教育局盖章向学校请假的那种”。她为此感到光荣,感到振奋。从那时起,她就迷恋上舞台,舞台是源源不断给予她生命力的地方,她享受在舞台上当绝对的强者——在这个世界,她感到风光无限。

但故事从来不会按照她的想象发展。升上初中之后,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平庸的人,“就是长大以后,我的形象已经不适用于艺术团风格了,演出机会越来越少,渐渐觉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。”她像所有同学一样正常地上下学,在市三女中这所——培养过宋氏姐妹、张爱玲,被誉为“名媛摇篮”的市重点学校,她的成绩老是在中下游,也无法靠学业收获太多关注。

贵圈|创造王菊:互联网文化红利下的蛋

王菊童年参加演出的照片

所以她选择去参加橄榄球啦啦队,当置身于这个群体中,她终于感到自在。特别在排练阶段,她找回了过去在少年宫的感觉,“一旦有比赛,开场或者中场休息就在草坪上给观众跳,还是会觉得很有意思。”

然后,就到了那场煤气中毒的事故。她住院,每天躺着。醒了,就注射激素,再睡。一个月后回到学校,同学们对她露出怪怪的表情。老师对她说,“你怎么那么胖啊?演出服穿不进去了。”

接下去的记忆就更不那么美好了。没过几年,她因为鼻息肉手术再一次住院,出院后又把同学吓到了。“我每次住院都涨势惊人,又肿又胖还不能运动,胖的很可怕,所以我特别怕住院。”

她一直怀揣着演员梦,小时候常常对着一堵墙,模仿电视剧里的人物说对白;在地铁上百无聊赖的时候,她也会幻想自己成为那个演员,沉浸到氛围中,“然后面部表情慢慢发生变化,可能很悲伤或者很惊讶的,突然之间意识到,我自己还在公共场合”。但在那段时期,她意识到梦想好像越来越远了。

在《创造101》之前,王菊还曾有过一次最接近梦想的机会。她报考过上戏、去北京参加艺考,她有过一腔雄心壮志,有漂亮的蓝图,但统统遭遇挫败。“有一次我真的特别有信心,我觉得排名一定能进前三,但他们让我妈花钱把我买进去,我就觉得特别没意义。”拿到落选通知书的那天,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很久,“我觉得实力没什么用,明明别人都表演不好,为什么全都录取了。”

她掐灭了自己的梦想,选择报考一所传统院校,选择毕业后当小学老师。但教师这份工作,她干了一阵子,就没干了。这过程重复、压抑,她觉得每一天都在重复讲那套早已背得烂熟的教材,今年、明年、后年、也许十年、二十年后还在重复,“我感到了绝望,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我的未来,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”。

后来她又去做公司培训讲师、互联网猎头,最后为了离舞台更近一步,去英模公司做助理经纪人,从外勤做起——这是一家做外模的模特公司,曾捧红过和刘雯齐名的超模孙菲菲,就团队而言准入门槛不高,甚至不需要有相关的从业背景。入职后,王菊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Naomi——和超模圈最资深、最有手腕的模特Naomi Campbell同名。带模特在后台候场时,聚光灯打到T台上,留在暗处的她总会控制不住地朝前走。出去做平面拍摄,看到模特被所有人围在中心,她站在外面也会幻想,“是我站在那个地方,被所有人关注,我是这个镜头的核心。”

贵圈|创造王菊:互联网文化红利下的蛋

王菊被《卫报》报道为“中国碧昂斯”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